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

西安规划局长和红星【规划局长“找钞”新术】
来源:图像动画 发布时间:2018-12-22 05:06:20 点击:

  2007年12月6日上午8时30分,向房地产开发商“找钞”的福建省南平市城乡规划局局长赵超受贿一案在南平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陪同赵超一起受审的还有他的大舅子青豪侠。   南平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赵超利用职务之便,先后接受13家房地产开发商给予的贿赂515万余元,其中205万元因意志以外的原因未遂;指控青豪侠帮助赵超收受贿赂428万元,并转达请托事项,系共犯。
  2008年2月3日,法院判处被告人赵超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判处被告人青豪侠有期徒刑12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5万元;追缴两人的全部犯罪所得。
  
  规划大权炙手可热
  
  刚过知天命年纪的赵超,早年毕业于南京大学城市规划专业,1995年4月至2000年12月任福建省城乡规划设计院副院长,2000年12月起任南平市城乡规划局局长(正处级),成了房地产开发商趋之若鹜的目标。
  
  应该说赵超刚上任时,与房地产开发商打交道还是相当谨慎的,对房地产开发商的吃请,一般都会拒绝,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耳濡目染那些房地产开发商出则宝马香车,入则豪宅别墅,不免心里失衡,为不能大把赚钱而感到郁闷。
  就在这时,他大舅子的到来促成了他的转变。
  年仅39岁的青豪侠在赵超第二次结婚后成了他的大舅子,此人高中毕业后先是在深圳打工,后来在西藏帮助亲戚打理酒店,2001年8月赵超通过关系把他安排到南平市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上班,但每月900元的工资根本不在青豪侠的眼里。怎么办?一没文凭,二没技术,靠什么发财?青豪侠想到的只能是赵超,有这样的妹夫做靠山,还愁赚不到钱!青豪侠要赵超介绍房地产开发商让他认识,以便从他们那里分包一些工程来做。赵超一听正中下怀,随后互相利用与房地产开发商沆瀣一气,演绎出种种“找钞”新术,让人耳目一新。
  
  假投资获取“利润”
  
  赵超开始带青豪侠出入房地产开发商宴请的酒肆,故意给开发商造成一个印象,有事找我赵超,就要先跟青豪侠搞好关系,所以很多开发商和青豪侠私下有了交往。现年44岁的南平加成房地产公司董事长陈某即是其中的一个。2002年陈某在延平区水南桥头地段开发加成世纪园项目,该项目是南平市延平区区政府1999年的招商引资项目,被新加坡人林某获得,并与陈某合资成立了加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开发。2001年下半年,林某在南平市规划局办理了选址意见书和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批准的规划为建设18层,可是因拆迁问题没办法解决,林某在2002年初把该项目转让给了陈某开发。当陈某得知青豪侠是赵超的大舅子后,便有意接近青豪侠,2002年五六月的一天,青豪侠因车祸住院治疗,陈某经常到医院探望他,两人关系逐渐密切。青豪侠出院后,陈某通过青豪侠约请赵超一家人吃饭,一来二去,陈某与赵超的关系也密切起来。陈某向赵超提出,水南桥头这么好的位置,只开发18层楼太可惜,要求赵超为他重新办理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提高容积率。
  通晓法律、政策,也深知容积率、建筑密度、绿地率等关键数字对开发商含义的赵超答应了陈某的请求。根据规划管理规定,变更规划、增补面积要建设单位提出申请,由规划局业务科室组成的联审会议集体研究通过,向社会公示,再办理相应的审批手续,有重大变更的需按变更时间重新编号办理新证,不能沿用旧编号、时间,更不能直接在规划管理呈批表上涂改经济技术指标,并且变更前后的规划情况均应存档,但这些正常的程序在赵超的直接干预下都成了一纸空文。2002年下半年,加成世纪园的建设用地规划作了重大变更,容积率由原来的4.2提高到7.29,楼层由原来的18层提高到27层,建筑面积由原来的4.37万平方米增加到7.6万平方米。
  建筑面积的陡增对开发商而言就是滚滚的财源,青豪侠趁着陈某在兴头上提出要做这个项目的水电工程,陈某满口答应了,但过后又犹豫起来,“这个工程是一级工程,一级防火要求,青豪侠没有这方面的专长,到时工程出现质量问题,倒霉的还不是自己?不如先跟赵超讲讲,试探性地先送他50万元,看他什么意思。”
  怎么送呢?陈某很是费了一番脑筋,以前他已因行贿南平市土地局局长高诚水,被南平市人民检察院查处过(高因受贿已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4年)。陈某最终想到以虚假投资的方式给赵超固定的回报。2003年元月前后,陈某找到赵超说:“青豪侠在我那里做工程太显眼,而且他这个人平常爱喝酒,喝多了话又多,万一把在我这里做工程的事情说出去,对你我都不利。干脆让他来我这里投资,我按100%的比例给他固定回报,投资50万元,到时候回报50万元,这样不是更好?”
  赵超沉思了一会说:“好是好,但我和青豪侠都没这么多本钱投资。”
  一听赵超这么回答,陈某心里高兴了:“投资的本钱你们就不要考虑了,我有个朋友是做生意的,很有钱,我去借钱给你们投资。”赵超听了,马上回过神来:“这不是送钱给我吗?”陈某见赵超犹豫,赶紧趁热打铁:“我有经验,这是一种投资,没关系啦。”重金诱惑之下,赵超答应了,要陈某去和青豪侠具体商谈“借钱”事宜。
  2003年元旦过后,陈某按事先的安排带着青豪侠前往福州,来到他的一个叫林某生的朋友家,在青豪侠签署了一份电脑打印的借据,陈某以担保人的身份在上面签字之后,两人抱走了林某生早已准备好的50万元。回到南平,青豪侠将钱存入加成房地产公司的账户,陈某则拿了一份投资协议书让青豪侠签字,约定青豪侠不参与项目的管理工作,享受固定分红50万元。折腾完这套手续,青豪侠回家如实告诉了赵超,赵超听后不禁在心里赞叹:“果然做得周到细致。”
  对于采取这种所谓的借款投资方式,达到送钱目的的做法,案发后,陈某说得很干脆:“我既然都能在青豪侠不认识林某生的情况下,以担保人的身份让林某生借款给青豪侠,为什么我不直接借来用到自己的项目上,要多一道投资的环节,多出这50万元的固定分红?无非就是掩人耳目,让赵超更好接受,由青豪侠出面操作更为妥当罢了,他们一家人谁收钱还不都一样,万一追查起来还会减轻赵超的责任。”
  当然随着赵超的落网,这笔约定在加成世纪园项目完工后兑现的50万元固定分红最后没有实际支付。但由此开启的送钱思路,陈某、赵超他们却操作得益发娴熟起来。
  2003年七八月的一天,陈某和赵超谈妥按老办法操作直接给赵超350万元的固定报酬。在这笔巨款的促动下,赵超无视陈某开发的这个项目已与政府签订了土地使用合同的事实,不经南平市政府批准便于2003年10月叫来已退休的原经办人直接交代他再次变更加成世纪园的规划,将建筑密度由39%涂改为41.7%,容积率由7.29提高到8.3,建筑面积由7.6万平方米提高到8.63万平方米。2005年初加成世纪园动工后,赵超又同意陈某加盖一层地下室,增补面积6000平方米。严肃的规划审批工作,在赵超手里形同儿戏,彻底沦为房地产开发商谋利的工具。
  2005年底,陈某打电话给赵超说,那讲好的350万元可以先“分红”100万元。赵超便叫青豪侠找陈某要钱。2006年元月初,陈某带了青豪侠到江苏省姜堰市取了100万元。为了做得更逼真,使借条看上去有借有还更真实,回到南平后,陈某不辞辛苦又带上青豪侠一起到林某生家里,在那张350万元的假借条上注明:“还款100万元,尚欠250万元。”
  2006年4月,青豪侠因要投资南平某房地产公司开发的文化中心广场项目,又找陈某要了100万元所谓的固定分红,事后告诉了赵超。至于剩余的150万元因为案发,赵超、青豪侠他们是再也无法领取了。
  
  假承包赚取差价
  
  马某是南平广远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老总, 2002年五六月间,马某取得了南平市延平区凯丽花园的开发权,但因凯丽花园设计方案中的建筑面积比原方案多出了3000多平方米,结果在南平市城乡规划局卡了壳。为了能通过审批,马某找了赵超好几次,都被赵超搪塞掉,一拖就拖了两个多月,马某很着急,这样拖下去,一个月光利息就得付出20多万元,马某清楚,不给赵超一点利益,赵超是不会帮这个忙的。2002年9月的一天,马某再次找到赵超开门见山地说:“这件事情你帮我解决了,我会感谢你的。”
  赵超也不含糊,直接开口说:“你能不能拿点工程给我内兄青豪侠做。”
  马某当场表示“这好办”。
  赵超回家后便叫青豪侠去找马某联系。过了几天,青豪侠找到马某,两人在施工图纸、预算都没有出来的情况下,签订了一份由既不具有施工资质,又无施工队伍的青豪侠承揽工程造价100多万元的人防工程协议。当然马某也留了一个心眼,实际签订时间是2002年11月底,而协议上写的时间却是2004年3月25日。
  案发后马某揭开了其中的缘由:“青豪侠是没有能力做这个工程的,这点赵超也知道。无非就是想从我这里捞一些利益,只不过手段更高明一点。既然这样,我也不能说直接拿钱给青豪侠,叫他不要做这个工程,还是要利用这份协议让青豪侠获得利益才行,但必须碰到合适的机会,所以我把签订协议的时间写成2004年3月份,给自己多一点时间来操作这件事。”
  最终马某想了一个办法,叫青豪侠把工程转包出去,从中赚取差价。签完协议后不久,马某约青豪侠到办公室说“我找了一个比较内行的人来做这个人防工程,造价是122万元。”并问青豪侠,“原来我订给你是130万元的造价,这之间有8万元的差价,让你赚,你把工程让给他行不行?”
  青豪侠领会了马某的意图,“这人其实不想把人防工程拿给我做,而是通过这种方式拿钱给我”,考虑到自己确实也没有能力做这个工程,而且还要等到2004年3月25日才能施工,不如毫不费力得到8万元的差价,青豪侠很爽快地答应了。很快,马某把钱打到了青豪侠的卡上。2003年下半年,当青豪侠得知凯丽花园人防工程造价不止130万元时,便又跑去找马某要了2万元。
  就在青豪侠从马某处拿到第一笔钱后,赵超就给马某吃定心丸了,“你们的方案没有问题”,果然“凯丽花园”的设计方案很快就被批准了。2004年6月,马某的凯丽花园竣工时,面积超了2200多平方米,同样是在赵超的同意下补办了相关手续通过了竣工验收。
  
  假为朋友购店面房为名闷声发财
  
  赵超嗜好钓鱼,来南平后结识了“双溪楼”红叶钓鱼俱乐部的钓鱼师傅庄某,一来二去两人成了朋友。2005年2月底的一天,赵超到“双溪楼”玩,庄某对赵超说自己看中了对面“女人街”两个店面房,但是这两个店面房已经被人买走,现在买主不想要,想退给开发商,开发商不同意。庄某请赵超帮忙,让开发商同意那个人退掉,他再把它买下来,同时请赵超帮忙打个折优惠些。赵超一听“女―人―街”三个字,二话不说就满口答应了。
  女人街这个项目还真是个女人开发的,而这个女人赵超早就认识了。那是在2001年正月的一天,赵超受同事之邀到南平市星光大厦参加生日宴会,席间经人介绍,认识了宴会的主人,也就是后来开发女人街项目的程某。其时程某任董事长的南平市商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正在南平市延平区解放路口开发汇丰大厦,该项目规划局审定的建筑面积是2.2万平方米以内,容积率低于5。为了提高容积率增加建筑面积多赚些钱,相识后程某多次找赵超要求更改总平面图,经不住女人的软磨硬泡,赵超最终同意更改总平面图,提高容积率,把建筑面积由2.2万平方米增加到2.8万平方米。这增加的6000平方米不算,程某在建设过程中又新增了1700多平方米,为此程某于2005年3月找到赵超,再次要求办理新增建筑面积的规划手续,赵超大笔一挥“同意”。
  随后,程某开发了“女人街”项目,该项目规划局原来批准的建筑面积为7350平方米,而实际建设中超面积600多平方米。为此,程某还是找赵超要求补办,赵超也同意了。
  给了程某这么多关照,为朋友找她打个折还不是小菜一碟?过了天把,赵超约程某到双溪楼喝茶,跟她提起朋友想买她开发的女人街店面房的事情。正愁找不到感谢赵超机会的程某连忙追问:“这两个店面房到底是不是你朋友要?”
  赵超说:“就算是我要好了。”
  程某说:“那我知道了,钱的事你就不用考虑了。”
  第二天,程某便打电话给赵超说:“一切都交代好了,两个店面房共35万元多一点,面积30多平方米,钱已交了,算是我送你的,你叫人来办掉手续就是了。”
  听程某这么一说,赵超心里顿时明白了,既然她这么有“诚意”,自己又何乐而不为呢?接受下来就是了。于是赵超打电话给庄某叫他去办理手续,交代他钱不要给开发商了。听赵超这么说,庄某心里挺纳闷,寻思了一会恍然大悟:开发商把这两个店面房送给赵超了,自己只要把钱给赵超就行了。庄某以自己妻子的名字办理了店面房的产权手续,事后庄某跟赵超多次提到要把买店面房的钱给他,可赵超为避风头总是说“以后再说,以后再说”。
  
  不义之财终成烫手山芋
  
  从赵超为开发商所谋取的利益来看,主要体现在变更规划设计,提高容积率上。所谓容积率,即规划建设用地范围内全部建筑面积与规划建设用地面积之比,容积率越高,开发商可建面积越大,而面积就是钱。开发商砸出小钱换回了滚滚财源。如在加成世纪园项目上,赵超就为陈某新增面积4.86万平方米,毛利达到7000余万元。
  当然,两人都晓金银好,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案发了。
  突兀在延平区水南桥头的“加成世纪园”把普通百姓休闲、锻炼的好去处――九峰山的翠绿挡住了大半,这样的规划都能通过审批?!过往群众无不侧目、议论,当然也引起了反腐败一线人员的注意,很快赵超被南平市纪委“双规”,后来移送南平市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青豪侠也被查处 。2007年10月8日两人被提起公诉。
  坊间戏言,赵超案发缘于其名字不好,身为局长叫“找钞”,难怪成为反腐败部门的关注对象。当然,这纯属戏言,赵超自己对沦为罪犯受审的忏悔在自述材料里,写得还是比较深刻的,他写道:“陈某送钱给我,我可以理解他。我走到今天的地步,是我自身的问题,谁让我是一个有缝的蛋呢?”
  本案发生在官商勾结最严重的房地产行业而且敛财手段翻新隐蔽,但无论赵超他们收受贿赂的方式如何变化,他们行为的本质即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权索取或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的性质没有变,只要符合这一本质特征就是贿赂犯罪。■
  (本文谢绝上网、转载)
  编辑:盛汉卿
  
  编后
  本案发生在官商勾结最严重的房地产行业而且敛财手段翻新隐蔽,但无论赵超他们收受贿赂的方式如何变化,他们行为的本质即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权索取或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的性质没有变,只要符合这一本质特征就是贿赂犯罪。

推荐访问:局长 规划
上一篇:[诈死见证儿女孝心]孝心儿女事迹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威尼斯网上手机官网|点击进入 All Rights Reserved

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威尼斯网上手机官网|点击进入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5